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13636672378

应用领域Industry news

您的位置:主页 > 应用领域 >

ag亚洲集团新强联IPO:铁公鸡?欠款2万成老赖 资

2020-05-25 00:52

  上周研究院刊登了《新强联IPO一:大客户法人闪电入股.谁在帮其粉饰业绩?》针对洛阳新强联回转支承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强联”)的重要客户闪电入股后,采购数据大幅攀升进行了分析,质疑了大客户与其经营往来之间的真实性。

  而本期研究院将继续通过新强联的员工薪酬、巨额未分配利润却不投资、不分红等角度继续报道公司的诸多问题。

  新强联主要从事大型回转支承和工业锻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的主要产品包括风电主轴轴承、ag亚洲集团偏航轴承、变桨轴承,盾构机轴承及关键零部件,海工装备起重机回转支承和锻件等。产品主要应用于风力发电机组、盾构机、海工装备、工程机械等领域。新强联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肖争强、肖高强兄弟,本次发行前肖争强、肖高强直接持有公司56.67%的股权。本次发行完成后,肖争强、肖高强将控制公司42.50%的股权。

  报告期内新强联实现营收净利双丰收的良好态势,2016年至2019年1-6月,新强联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55亿元、3.71亿元、4.57亿元、2.7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4274.59万元、4085.76万元、5697.58万元、3098.68万元。

  稳步的业绩增长使得新强联积累巨额的未分配利润,公司近年来没有进行过任何的现金分红,这与其他拟IPO企业上市前夕频频分红显得有些“另类”。

  招股书显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新强联未分配利润高达1.75亿元,按照发行前7950万股的股本计算,每股未分配利润有2.2元,可谓家底颇丰。按理,这些未分配利润是在上市前积累下来,股东可以在上市前夕进行合理的分红,而新强联近年来却分毫没有动用。

  通常,企业怀揣巨额未分配利润不分红,可能存在需要利用资金进行再投资。然而,近年来新强联并未扩张产能,2016年至2018年公司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共计1548.39万元,这仅占到未分配利润的不足十分之一。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账上躺着1.75亿未分配利润的新强联,种种“铁公鸡”的行为,甚至让其背上了“老赖”之名。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公司因隐匿财产规避执行成失信人,即通俗意义上所说的“老赖”。

  2015年11月,河南省新安县人民法院作为执行法院对新强联进行执行。生效法律文书显示,公司应偿还原告王国芳2.6078万元及利息,但新强联不仅不执行,反而隐匿财产规避执行。

  作为一家拟IPO公司,年净利润超过4000万,却因2.6万元欠款而隐匿财产,其公司的诚信度大打折扣。

  除此之外,此外,作为拥有分红决定权的控股股东肖争强、肖高强向外部借款1000万元至今超过5年仍未偿还。而肖争强、肖高强完全可通过分红获取流动资金来偿还相关债务。

  资料显示,此前肖争强、肖高强因对赌条款未达目标向机构股东海通开元借款 1200 万元用于偿还股东的增资补偿款,而后通过关联方多维特向新强联全资子公司圣久锻件借款 1233.50 万元偿还海通开元借款。2015年12月,肖争强和肖高强向洛阳博森机械有限公司借款归还多维特的款项。截止目前,肖争强、肖高强尚未归还洛阳博森机械有限公司资金金额为 1000 万元。

  控股股东缺钱,既不现金分红,又没进行大规模的再投资,新强联用意何在,难不成这些未分配利润都是“虚”的?

  有业内人士对研究院表示:“企业留存巨额的未分配利润,能否分配股利,要看未分配利润的构成。如果未分配利润是通过应收账款、交易性金融资产等尚未收到现金的项目增加而形成的,这些未分配利润是不靠谱的,它是不能用于股利分配的,因为它不是摆在账面上的真金白银。”

  事实上,新强联常年积压巨额的应收账款,可能是导致巨额未分配利润却不分红的主要原因之一。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6月30日,新强联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49亿元、2.50亿元、3.09亿元、4.1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06%、67.50%、67.51%、151.22%。报告期内,新强联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53、1.48、1.64和1.52,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

  “企业为让业绩好看,通过关联交易、设立空壳公司等手段虚增营业收入,这些没有现金流支撑的交易形成大量的应收账款,最终沉淀下来的就是巨额无法分红的未分配利润,所以,未分配利润也是最能体现公司造假的会计科目。”上述业内人士称。

  从重要客户闪电入股后采购数据大幅攀升,到业绩逐年增长积累巨额未分配利润却0分红,这些种种出现在造假公司的套路均出现在新强联上,不得不让人怀疑公司的业绩暗藏猫腻。

  新强联除了对股东“抠门”,对公司的员工亦是如此,这通过员工薪酬可窥见一斑。根据招股书中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的薪酬情况”显示,除了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肖争强、肖高强的税前薪酬21.06万元,其余的董监高2018年税前薪酬均低于10万元,其中监事会主席张占善9.43万元最高,监事、核心技术人员李华清7.87万元最低(独董除外)。从高管的履历来看,以董事、财务总监方中青为例,这位拥有超过30年从业经历,历任河南省国际饭店出纳、会计;洛玻集团子公司财务科长、财务总监并从2006年在新强联任职的资深高管,其2018年税前薪酬仅为9.02万元,相当于月薪仅有7517元。

  根据YCY会计行业观察对2018年3487家A股上市公司财务负责人统计,A股上市公司财务负责人年薪平均为57.62万元。

  为能够更客观全面的体现新强联董监高薪资情况,研究院将新强联高管薪资与同属洛阳地区并正处IPO的公司,以及新强联同行业的上市公司进行了对比。

  根据资料显示,2018年新强联董监高的薪酬总额为101.96万元,占利润总额仅仅1.54%。而正处于IPO审核的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2018年董监高薪酬总额221.77万元,占利润总额4.07%;洛阳众智软件2018年董监高薪酬总额297.74万元,占利润总额5.56%。

  同行业上市公司方面,轴研科技002046)2018年董监高薪酬485.13万元,占利润总额5.9%;五洲新春603667)2018年董监高薪酬375万元,占利润总额3.1%。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新强联董监高薪酬总额还是报告期内薪酬总额最高的一年,2016年董监高薪酬总额仅仅只有77.52万元,按照2018年领取薪酬的董监高人数来算,平均税前年薪仅有7.05万元。

  “对拟上市企业出现的薪酬问题,如高管薪酬过低、员工薪酬异常等质疑最终指向的是利润调节问题,这是比较常见的粉饰公司财务报表的手段,也是近年来IPO审核的重点之一。”业内人士表示。

  在以往IPO审核过程中,因员工薪酬异常问题造成审核不通过时有发生,诸如江苏联动轴承股份有限公司、西藏国策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泰达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等等。以安徽泰达新材料为例,该公司首发未通过,发审会意见指出:发行人董监高中年薪最高的为总经理的7.62万元,请发行人代表将高管薪酬和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分析比较说明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

  新强联董监高薪资显著低于同行业,抛开是否存在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况不说,该薪酬水平能否保持高管和员工的稳定和积极性,也值得深思。

  河南省人民政府官网显示,2019年10月24日,从洛阳市污染防治攻坚办获悉,洛阳市从严从重查处环境违法违规行为,近日有5家企业被查封,9家企业负责人被拘留,其中,新强联因违反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要求,违规生产,公安机关对企业相关负责人依法行政拘留。

  值得的是,上述事件发生在新强联披露招股书前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但新强联在招股书中却丝毫未提,是刻意隐瞒还是另有隐情不得而知。

  天眼查显示,新强联涉及15起法律诉讼案件,历史法律诉讼有12起,并且大多属于买卖合同纠纷,如新强联与江苏威和重工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新强联与无锡三和重工机械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等。

联系方式 / CONTACT US

地址:

江苏南京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中华园西路136号

电话:

13636672378

邮箱:

5440222324@qq.com